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>
扶贫日记:真情助医“地贫儿”
  发布时间:2017-10-11 09:28:38 点击数:

 

    “今天是孩子植入脐带血的第7天了,又同时在化疗,头发都掉光了,现在还在层流仓中治疗,孩子有很多不适的反应,但一直比较配合。。。。。。”与我的帮扶对象——远在深圳陪孩子治病的吴海艳通完电话后,心情十分复杂、沉重,与她结对帮扶以来的情况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。

吴海艳是李畋镇清水村人,现年32岁,在家务农,丈夫黄放军与她同岁,在长沙一个企业做销售。家中七口人,上有年迈的双亲,下有两女一子,大女儿、儿子和小女儿分别于2009年、2011年、2017年相继出生。夫妻俩都是善良、纯朴,对生活充满热情的人,一家人本来十分美满幸福,直至2012年6月,儿子黄铭凯查出患有重型阝地中海贫血,尤如一个惊雷,打破了这个家庭原本平静和乐的生活。

从2012年6月开始,小小的铭凯在家人的陪同下,走上了漫长而又痛苦的“地贫”治疗之路,每月的输血和吃排铁药费用高达7000余元,这样月复一月的输血和排铁治疗持续了5年。今年6月,小女儿出生,医生告之,用小女儿的脐血(小女儿是带着拯救哥哥的光荣使命降生的)加丈夫的骨髓可以为铭凯做半相合的移植手术,但手术费用和其他费用加起来高达60余万元。5年来的巨额治疗费用已将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耗得一贫如洗,如今60万元的手术费用更不啻于一个天文数字。全家人都陷入深深地苦恼之中,一方面为燃起的治愈之光而欢欣,一方面又为巨额费用而愁苦。

我是今年4月份与海艳一家结对帮扶的,第一次走访就被活泼可爱、并无地中海相貌的铭凯所吸引,也很喜欢海艳夫妇的善良纯朴,为他们全家那种和谐坚强的家庭氛围所感动。6月份,为了筹款的事,我们多次商议筹划。最后决定,线上线下一起行动,一方面在扶贫网上发布信息,同时在网络上发起“轻松筹”;另一方面我们各自分头去亲朋戚友中募集资金。我向单位的领导报告了我们的计划,领导十分支持,当即决定在单位发起爱心募捐活动,同事们都踊跃献爱心。同时我将“轻松筹”的链接发给同事、朋友、同学、亲戚等不同的群体,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,很多朋友不但解囊相助,还协助大量转发。海艳所在的镇、村两级领导也高度重视,协助筹集资金。海艳全家更是影响发动了全部的亲朋戚友,尽力筹措。经过多方努力、历时两个余月,共募集了近40万元善款。

虽然离手术预期费用还有20万元的缺口,但孩子的手术时间不能延误。按照深圳儿童医院安排的入院治疗时间,铭凯9月5日开始入院,至今天是入院治疗第36天。治疗期间,我与海艳一直保持热线联系,随时了解掌握治疗情况。铭凯在治疗期间要接受化疗、脐血植入、骨髓植入、层流仓等多种治疗方式,经受各种痛苦,但值得庆幸的是,孩子一直比较坚强、配合。目前最大的压力仍然是治疗费用的筹措,入院36天,已花费31万元,之前筹措的资金只剩9万元了。根据目前的治疗状况,如病情平稳,预计后期还需要30余万元,缺口20余万元。

孩子的父亲黄放军因要给孩子捐骨髓,请了一个月的假陪在孩子身边,公司停薪准了一个月的假,海艳要陪孩子在深圳治疗近一年时间,夫妇俩一方面没有经济来源,一方面又要继续筹措这20余万元资金。但是还能去哪里筹呢?他们能想到的办法、能借到钱的人、能用到的一切资源已然穷尽。想到这里,我真是心乱如麻,不知该如何去帮助他们。前些天我与慈善办、李畋镇都联系了,慈善办在政策内尽了最大的努力帮助他们;李畋镇扶贫办正在对精准扶贫对象摸底,会尽量帮助海艳他们争取医疗扶贫资金,但这些仍然无法填补20万元的巨大缺口。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的解决途径,下午,我把手机中的通讯录整个翻了一遍,把经济条件较好、热心公益事业的朋友名单用笔在本子上抄了下来,另外有两个相熟企业也列入其中,计划本周将对标注的对象逐一拜访,“托钵化缘”,不管成不成,且去厚着脸皮试一试吧!

海艳,小铭凯,我们一起努力吧!漫漫长夜终将过去,黎明的曙光定会如期而至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

乐琴2017年10月11日